三次元存放地
霹雳子博@one page book
欧美圈子博@吃与被吃

[潤雅]Due To The Flowers(下⑫)






睜開眼睛的時候身旁已經沒有人,相葉從床上爬起來看了眼手機,難得能過一個星期六,自己竟然已經睡到中午。

 

昨天夜裡他一刻都沒辦法真正入眠。

 

腦子似乎比任何時候都清醒的運轉著,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身旁的那個男人身上。

 

他怎麼會想出這樣的辦法取得賬目,會不會被對方懷疑,有沒有遇到什麼危險,這些問題整整讓他擔心了一夜。

 

松本潤說,他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他,而他只是逃避著從他的面前離開。

 

那雙熱切的瞳眸讓相葉無法回應。

 

他知道松本潤沒有放棄,就算他說不會再逾矩,可視線總還是不自覺的落在他的身上,在本人無法意識到也控制不了的情況下對他釋放著愛戀的信號。

 

為了化解尷尬,相葉只好裝作已經熟睡,不意外的感覺到了遊走在臉龐的溫度,那隻手溫柔又仔細的撫摸,帶著主人的心情一點點傳遞到他的心里。

 

嘴唇覆上了另一個人的溫度,淺淺的吻著他,卻停留了很久很久。

 

他聽到松本潤小聲的歎息,說雅紀,我沒辦法放棄。

 

而他只能閉緊雙眼,假裝什麼都聽不見。

 

相葉從衣櫃里隨便拽了兩件衣服,他本打算趁休息去拜訪當年那位證人。

 

正拿著衣服準備去浴室時,一打開門就結結實實的撞上了另一個人。

 

“痛……”相葉揉著撞疼的額頭,一抬眼看見松本潤有些擔心的眼神。

 

“你在浴室里為什麼不鎖門?”相葉嘟著嘴抱怨起來,對方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只有你還防什麼。

 

“可這裡是我家,外人都知道要鎖門吧。”

 

“這樣啊,”松本潤哼笑一聲,“對你來說我已經是外人了麼。”

 

相葉的臉色變得難看,他聽得出松本生氣時的語氣,知道自己說了過分的話。

 

就算只做朋友,也不應該這樣冷漠。

 

他想為自己辯解,卻不知道怎麼開口,那個人只是側身從他身旁走過,一句話都沒說。

 

他不想傷害他,可總也不知道怎樣合適的拉開距離。

 

相葉甩甩頭,強迫自己不要在意。

 

赤裸著身體浸在溫水中,水滴順著濡濕的髮梢滑落在皮膚上,蜿蜒而下。

 

熟悉的香氛瀰漫在潮濕的空氣里,與以往略有不同,夾雜著那個人的味道刺激著相葉的嗅覺。

 

在不合時宜的時候想起了他撫摸著自己的感覺,手指一寸寸向下,滑過脖頸,鎖骨,胸口,腰間,在大腿根部徘徊著。

 

他捂住嘴,小聲的嗚咽在喉間滾動,皮膚的溫度節節升高。

 

愈加強烈的快感麻醉著他的大腦,牽扯出一連串零碎的記憶。

 

熾熱的呼吸噴薄在身體各處,他綿軟的身子匐在柔軟的床鋪中,完完全全陷落在男人的包圍里。

 

『雅紀,雅紀……』

 

耳邊一遍遍迴蕩著他的聲音,極盡溫柔的唸著自己的名字。

 

『你是我的。』

 

身軀猛烈的震顫了幾下,相葉弓起脊背,手掌上殘留著一片黏膩,逐漸融進變冷的水中。

 

他放乾浴缸的水,蜷起雙腿,手指緊緊掐著自己的手臂。

 

空虛感如潮水一般湧上來,頃刻沖垮了他的心理防線,不知不覺眼角已經變得濕漉漉了。

 

連逞強都已經快辦不到,自己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沒用。

 

如果能洗掉記憶該多好,那些感覺,那些溫度,就再也不會困擾著自己。

 

松本潤百無聊賴的坐在餐桌前玩著手機,一點也沒有離開的意思。

 

桌子上是他準備好的精緻餐點,以往總能讓相葉雅紀驚訝的吐槽是外賣吧。

 

然後他會假裝非常生氣,用不會弄疼他的力度捏著他的臉。

 

手指滑過屏幕,一張張照片從他的眼前走馬燈似的閃過。

 

各種各樣的相葉雅紀對著他笑,對著他生氣,或者只是對著他發呆。

 

『潤,這幾枝月季死了,幫我剪掉。』

 

『剪好了。』

 

『丟到旁邊的塑——喂!不要放在我頭上!』

 

『很配你啊。』

 

『才沒有!我要摘掉了……』

 

『至少讓我拍一張啊!』

 

松本出神的盯著屏幕里的月季花,雖然根莖都已經折斷,可花瓣依然逞強著盛放出一片熱情的火紅,似乎無法接受自己已經香消的事實。

 

而它從相葉雅紀的身上找到了自己的價值,卻仍逃不過被丟棄的命運。

 

大概過去了很久,他才聽見開門的聲音。

 

“你洗了那麼久,我差點就要進去撈你。”不經意抬眼對上了相葉的眼睛,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是因為我說的那句話嗎?”松本站起身走到他的面前。

 

“什麼?”相葉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

 

“那只是一時的氣話,我沒有要怪你的意思。”

 

見相葉沒有回答,松本抿了抿唇。

 

“對不起。”

 

“你不用對我道歉……”

 

“我會待在朋友的位置,不會再逾矩。”

 

沐浴後的清香一縷縷鑽入鼻腔中,松本插在口袋里的手用力攥緊。

 

相葉看了他一眼,勉強給了他一個微笑。

 

非常公式化又僵硬的笑容,一點也不像他的雅紀。

 

“午餐給你做好了哦,不管你接下來要去做什麼,記得吃飯。”松本潤看了眼表,指針指到了2。

 

“我要走了,雙休日從不屬於我。”他打趣著對相葉笑笑,走到玄關時又回過頭,相葉站在他身後,眼睛里好像裝了易碎品。

 

“以後很少有機會可以再接近你了吧。”他不捨的目光膠著在相葉的身上,絲毫不對自己的情緒有一絲掩藏。

 

“可以親你一下嗎?”

 

相葉愣在原地,以為自己聽錯了。

 

“就當是為了可憐被甩的我,讓我安心的退到朋友的位置。”

 

二宮和也對他說,戀愛是會中毒的,而他們至今無法痊愈。

 

相葉不懂自己為何會點頭,只是本能的,不想讓喜歡的他失望。

 

他不會告訴松本潤自己知道昨夜那個吻,也知道他說不會放棄。

 

拉住他的手,松本將他摟進懷裡,嘴唇輕輕廝磨。

 

“雅紀……”親吻著他的嘴唇帶著顫抖,連同他的聲音,他的手,他的身體,都在不可控制的顫抖著。

 

“我不能讓你去冒險。”

 

下一秒,他的意識從身體里飄離,逐漸墮入黑暗之境。

 

 

 

 

 

 

 

 

 

 

好脾氣如大野智也會氣的恨不得把面前那兩人丟出去,可看他們也是有苦難言的樣子,自己只能乾著急。

 

“大野さん,我也真的不能說,雖然我不清楚ニノミ那是怎麼回事,但是多少也是一樣的情況,讓你著急真的十分抱歉。”

 

他來來回回給四個人打電話未通,情急之下翹班去找人,大川秘書神神秘秘不肯說松本潤的下落,事務所那邊助手也說今天沒見過櫻井先生來,而二宮和也和相葉雅紀更是完全不知所蹤,他差點就想找警視廳的橫山裕幫幫忙了。

 

“你們為什麼偏偏要瞞著我呢?”

 

“其實不是瞞著你,是瞞著所有人。”二宮和也意有所指的抬眼看了看櫻井翔和大野智,之後又有點心虛的低下頭。

 

櫻井翔不自在的咳嗽了一下,頭別過去看窗戶外。

 

那一天里發生的事他們都互相有所隱瞞,兩兩各成一隊,瞞著大野智在做危險的事情。

 

“我不是要怪你們瞞著我,我只是很擔心你們。”

 

再怎麼樣也是從小看到大的孩子,松本潤會做什麼雖然他不阻攔但心裡也一清二楚,相葉雅紀的固執他同樣看了七八年,而剩下這兩個,個個以為自己有瞞天過海的本事,自作聰明幫著胡鬧。

 

原本他不願意去點破,可事到如今,已經到了不得不說的地步了。

 

“這案子沒那麼簡單,取證,查證,上訴,開庭,就算最後勝訴了又如何,有的人我們一輩子也不能傷他一根汗毛。”

 

二宮和也瞇起眼睛,用力握緊自己的手。

 

“那就走著瞧吧,政府的人渣。”

 

“ニノ,別感情用事!”

 

“大野さん,這次恐怕真的能成功,我已經和松本さん取得了很大的進展。”櫻井翔的眼裡閃著興奮的光,大野智實在不忍心潑他冷水,只得搖頭歎氣。

 

二宮見狀拍了拍他的肩膀。

 

“事情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我們也已經沒有退路,我知道相葉雅紀在做什麼,所以我也會盡可能的保證他的安全,而且相信松本潤早就已經在他身邊做足了準備。”

 

“好吧,既然你們都這樣說了,”大野的臉上又恢復了往日平緩的表情,“我就相信你們吧。”

 

“啊,地址發來了。”二宮把手機放到桌子上。

 

“這大概是最後一步了吧?”

 

“誰知道。”






TBC


 
评论(8)
热度(43)
  1. Slumber 转载了此文字
© Slum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