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存放地
霹雳子博@one page book
欧美圈子博@吃与被吃

[潤雅]Flash Attention act.1

※靈感來源於十六號的白黑同人誌《Flash Attention》系列,職業設定進行了參考但略有不同

 

通篇故事內容與原作完全不同可放心食用

  

(原作那個故事也真是超可愛的白黑飯一定不能錯過啊ヽ(;▽;)ノ 

 

ACT.2

ACT.3



 


 

“相葉雅紀是個麻煩。”

 

松本潤原本是不讚許這句話的,可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認,相葉雅紀對他來說就他媽是個大麻煩。

 

入這行也有幾年了,松本潤算得上是轉行比較成功的一個。

 

俗話說隔行如隔山,他從昔日超模搖身一變晉身俳優的行列混的風生水起,如今風吹正勁,人正當紅,誰承想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可以說是完全來路不明的一顆新星就這麼冉冉升起在了他松本潤的陽光大道上。

 

巧的很,這個相葉雅紀從屬於松本潤做模特時的事務所,說起來還是前後輩的關係,如今相葉和他走了同樣的路,是他多少也可以提攜一下的關係,一開始他確實不打算和相葉雅紀較勁,畢竟現在已經不流行什麼耍大牌了,身為前輩理應寬容友愛,況且一炮而紅的新鮮勁很快就會過去,起碼那時他一直是這樣認為的,直到同他合作的設計師開始接二連三的拜倒在相葉雅紀的西裝褲下,連發問的機會都沒給他,松本潤這才琢磨過味,敢情他的寬宏大量都成了相葉雅紀蹬鼻子上臉的墊腳石,而自己還曾嗤笑經紀人多慮呢。

 

“相葉雅紀是個麻煩……”在得知與他交情最好的設計師找上了相葉做新春裝的模特後,松本潤終於忍不了了。

 

“我就跟你說過!”生田斗真一把摘下黑框眼鏡,抄起桌上一本雜誌就朝松本衝來。

 

“你當初不聽我的,覺得人是條泥鰍掀不起大浪,現在可好,被他逼到死胡同里,可不是我嚇唬你,再這麼下去不到半年你就失業了!”

 

“有、有這麼嚴重?”松本難以置信的抓住生田的胳膊。

 

“可不是,”生田抖開那本雜誌拎到松本面前,“老佛爺的訪談內容里居然出現了相葉雅紀的名字而不是你,這貨眼看著就要飛往國際與你並駕齊驅,你不覺得已經很嚴重了嗎?”他那咄咄逼人的氣勢直把松本擠到墻角,眼裡冒出的火光仿佛連夜空都能點亮,松本潤何時見過他這個小混混作風的經紀人這麼燃過,可把他嚇壞了。

 

“那、那我們……怎麼辦?”

 

“那當然是一不做二不休……”生田的手卡在脖子前一橫。

 

這殺人越貨的勾當我可不幹啊!

 

“搶他生意。”

 

……那應該沒問題吧。

 

被自己的經紀人提點一番後,松本潤茅塞頓開,雖然他完全不懂要怎樣搶活,反正這種事也是生田出頭,他所需要做的就是拿出最高的職業素養,保質保量的完成工作。

 

無奈最近偏偏點兒背,打開專用休息室大門的一剎那就註定今天不平靜。

 

那個笑容可愛如寶石般熠熠生輝的行走發光體(媒體語)正坐在他的真皮沙發上喝著他的藍山咖啡踩著他的羊毛地毯翻著他的寫真集。

 

“相葉……桑。”誰特麼讓你進來的還坐在我的真皮沙發上喝著我的藍山咖啡踩著我的羊毛地毯翻著我的寫真集!

 

“啊,對不起!”沙發上的發光體發出誇張的道歉聲。

 

“我太入迷了,都沒注意到潤君進來。”

 

潤君是誰我們有那麼熟嗎老子是你前輩都叫你桑你起碼也叫我個桑吧!

 

等一下。

 

新人君居然看他的寫真看到入迷,前輩光環立刻籠罩在了松本的頭頂。

 

“嘛,都是以前的東西了,表情都不太自然。”松本摸摸鼻子偷偷得意。

 

“確實,笑容有些僵硬呢。”

 

孩子你不知道謙虛是美德嗎?

 

“其實前輩現在的作品也沒什麼改觀。”

 

你情商沒上線嗎?

 

“但是,”相葉轉過頭對暗自咬牙切齒的松本笑出了專業級水準,“我果然還是最崇拜您呢。”

 

一個上午的功夫,松本一攤生意都沒搶成,就打算和前來打招呼的相葉握手言和。

 

“我下不去手……”松本抱著腦袋任憑周圍的黑氣不斷翻湧。

 

“你該看看他有多會笑。”他急於抬起頭向生田解釋,被一個眼刀打了下去。

 

“他是那個type的料所以才走這路線,你也可以把你的style拿出來跟他拼啊!”這恨鐵不成鋼的心情讓生田不自覺摸了摸日益加重的眼袋。

 

“他對我還是尊重的,我不能隨便就遷怒於他,總得有個契機吧?”

 

“我了我了,我們確實不能和他挑明了幹,但是!”生田豎起了一根食指。

 

“我們可以背地裡幹!”

 

有一個這樣精明的經紀人卻總覺得自己上了賊船的松本潤眨著眼睫毛呼扇呼扇的大眼睛點了點頭表示略懂。

 

按照他們船長,不,經紀人的計劃,松本潤首先要和相葉雅紀做BFF(Best FriendForever),依照他的說法,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等對方放下警惕,他就可以捅個一刀痛快,這種事在貴圈簡直是家常便飯。

 

所以他更要動用自己高超的交際能力以及人見人愛的帥氣外貌。

 

和相葉交好並不難,只要松本上點心的話。

 

畢竟這個笑容閃亮的後輩可是會殷勤到每天都自動來他的休息室報道,讓他有點討厭不起來。

 

“前輩拍過吻戲吧?”這天相葉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進來打招呼時松本正對著鏡子看自己的黑眼圈。

 

聽到相葉的聲音他連忙補了個粉。

 

“嗯,拍過啊。”保持著完美形象的松本從化妝台下來坐到相葉身邊,那個人正悶悶不樂的窩在沙發里捏他的抱枕。

 

今天是東方香調,松本不著痕跡的嗅了嗅相葉的身體。

 

“可以教我嗎?”

 

“欸?”面對突如其來的求知顏松本有點措手不及。

 

“拜託你了……”相葉的嘴唇彎曲成無辜的線條,不大的一張臉上五官苦惱的皺在一起。

 

松本潤張著嘴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最近接的新劇里有好多好多的kiss,可是我第一場kiss就NG了十幾次,被導演罵了……”

 

你不會是想占人家小姑娘便宜吧?

 

“這個嘛……我第一次也和你差不多狀況。”松本擺出一副前輩姿態。

 

“相葉君試著放鬆就好了,別總想著你在親一個人,就當自己在親塊肉。”

 

“噗……”很好前輩教你你又覺得好笑了是吧?

 

“這樣想著的話不會齣戲嗎?”

 

“不會,先試著放空就容易集中注意力了。”

 

“真的嗎?”相葉略表懷疑的看著他。

 

“真的,我就是這麼演的。”為什麼我會這麼好心的幫一顆絆腳石提升演技?被Toma知道又該挨罵了……

 

“那……”相葉那雙小鹿般的眼睛衝著他眨了眨。

 

“前輩可以示範一下嗎?”

 

松本潤以眼神又詢問了一遍。

 

“前輩可以用我來示範一下嗎?”

 

他很想裝做自己是神經大條或者間歇性耳聾再不就是個腦殘,無奈這三者他都沒演過,而相葉又一臉求知若渴的模樣,人家只是來求學,自己想歪拒絕反而會被笑話,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他。

 

“用手背吧,”相葉笑瞇瞇的將手伸到他面前,“好讓我看清是怎麼親的。”

 

松本死盯著相葉的手背,喉結緩慢的滾動著,自己真要這麼做嗎,雖然他已經握住了那隻漂亮的手。

 

就像他傳授給相葉的那樣,他試著將腦子放空,將周遭的一切置之度外,但無論他怎麼努力,相葉雅紀的存在總是特別的強烈和清晰,連同他身上的香水味都像是放大了十倍。

 

在松本看來,相葉雅紀的手并沒什麼特別的,和他一樣五指細長皮膚滑嫩,這是作為模特的最基本特征,松本早已司空見慣。

 

但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為什麼他總想握著不撒手。

 

“假設,這是要和你親吻的對象……”松本漸漸低下頭,屬於相葉的味道越來越多的灌入鼻腔,讓他有一瞬間恍惚,但他還是將一個飽含深意的親吻印在了他的手背上,輕輕的嘬了一下。

 

啊,這感覺竟然不賴……

 

“前輩……”

 

喔哦……

 

“前輩?”

 

哇啊……

 

“前輩!”相葉用力拽回手時毫不留情的借力給了松本一耳刮子,他只是無意的。

 

“啊、呃呃呃,咳咳!”入戲太深的松本窘迫的回過神,臉上被相葉蹭過去的地方開始泛紅并伴隨著灼燒感,也許還有一點疼,但這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現在丟人的要死。

 

“我、我我我剛才在想一些事情,對,在想一些事情所以沒注意,抱歉……”

 

“前輩明明說腦袋裡要放空。”相葉鼓著腮幫子反問,顯然並不滿意松本的說辭。

 

“因為、因為是很重要的事,最近一直有在考慮。”

 

“是什麼?”松本有點佩服相葉的注意力這麼容易轉移。

 

“有一部多拉馬找我做主演,我還不知道要不要接。”

 

這不算說瞎話,他正打算挑戰點與眾不同的東西,現在最為苦惱的就是選擇劇本的問題。

 

“什麼樣的角色呢?”

 

“……變態殺人狂。”

 

他是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生田斗真一直催他接受這個劇本,他就那麼相信他的演技還是自己看起來特別像這塊料啊?

 

“哇,好帥!”相葉的驚呼嚇了松本一大跳,回望過去時他分明能從那人眼裡看到興奮和崇拜的星光。

 

糟了,難道這小子也對角色有興趣?

 

“不過我已經打算接了,Toma他現在應該去拿劇本了。”

 

一會就給他打電話這劇老子接定了!

 

“那個,相葉君,如果沒事的話今天就先這樣吧,我需要點時間研究下劇本。”

 

“嗯,今天也多謝前輩的指教了,”相葉站起來鞠了一躬,“有機會的話,前輩能賞臉和我吃個飯嗎?”

 

“好的,有空我會告訴你。”接下這個角色的話好長一陣子他都不會有空,相葉早晚會打消這個念頭。

 

他沒和什麼後輩去吃過飯,因為不喜歡看別人對他諂媚的嘴臉,所以索性就一拖再拖,對方很快就能明白他的意思,便不會再將心思放在他的身上。

 

他很不喜歡現在這種靠走捷徑躥紅的風氣。

 

只是他沒想到,老天就是個愛作弄人的熊孩子。

 

當他從車上下來摘下墨鏡的那一刻,他幾乎以為自己走錯了片場。

 

導演桑的對面站著一個小臉的帥哥,言行舉止間盡顯良好風範。

 

如果手裡沒拎著包,松本現在就能捂住自己張大的嘴和眼睛告訴自己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還在家裡那張二米二的大床上翻滾做夢。

 

“Toma!怎麼回事!”他一頭鑽回車里厲聲質問著駕駛座上的經紀人。

 

“我也是今天早晨才知道的,看你一臉起床氣就懶得告訴你。”生田翻了個白眼往嘴裡丟進兩粒口香糖,順便將台本扔給後座的松本潤。

 

松本戰戰兢兢的翻開演職人員表,一眼就掃到了關鍵字,他驚恐萬分的對生田指著那四個字,激動的幾乎隨時都能抽過去。

 

“相、相葉雅紀演男二!”而他們這劇組里根本都沒有女一。

 

“是啊,他那麼紅請他也不奇怪。”

 

“他不是有個純愛多拉馬嗎?”

 

“如果你指的是那部狗血的耽美劇的話已經殺青了。”

 

“什麼!”松本潤簡直快要暈過去,這信息量大的不是他能接受的範圍。

 

“所以他是讓我教他怎麼親男人!”

 

“你教他什麼?”

 

松本潤的聲音硬生生卡在喉嚨里,他原本可不打算讓他這流氓經紀人知道那天的事的。

 

“松本潤,你讓我說你什麼好!”生田一臉嫌棄的用力捂住臉歎氣,養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他都這麼嚴了松本潤還是這麼不長腦子,是不是先天就有缺陷啊?

 

“事、事已至此,我一定會好好努力彌補我的過失,我先去了……”見生田的周圍又籠罩上了一層黑氣,松本趕忙逃下車,一路上低著頭草草和工作人員道早後就鑽進了化妝間。

 

如果可以他還不想和相葉雅紀那麼快打上照面,但是偏偏男二作為他的助手在片中戲份甚重,他已經吃過相葉一次虧,雖然看起來像是他佔便宜……那都不是事兒!他今後絕對不會再教他怎麼演戲,最好相葉在片場不斷NG讓導演怒不可遏宣告他的演藝生涯到此結束!

 

“前輩早!”這個熟悉的聲音在門口響起來的一瞬間就叫松本僵直了身子,雙眼死盯著鏡子里的自己。

 

但願化妝師沒察覺到他的異樣。

 

“早啊……”他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扯開一個被相葉提到過的僵硬笑容,原本站在門口的相葉走進了鏡子的反射範圍,看起來他已經換好了衣服。

 

按照多拉馬中的設定,他們本是一個研究所的研究員,相葉雅紀飾演他的助手,所以這孩子現在套著一身合體的白大褂,裡面穿著卡其色的V領毛衣,白色襯衫的領子整齊的翻出來繫上一條死板的黑色領帶。

 

松本偷偷往上瞄,那張不大的臉上架著一副板材眼鏡,時下最流行的復古黑框。

 

即便是這樣乏味到呆板的打扮,到了相葉身上都高雅的韻味十足,也許他確實有些與眾不同的氣質。

 

發現自己居然在肯定他的松本立刻在心裡NG,不成不成,再這樣下去他就要先被相葉的氣質折服了,這可不是他和Toma所希望看到的,於是他索性閉起眼睛假寐,反正他也是真的沒睡飽。

 

“前輩,昨天睡得很晚嗎?”相葉站在他側面很近的地方,一看到他閉上眼睛就放低了音量小聲嘟囔著。

 

哎喲,這小嗓門真是好聽,特適合入夢……

 

“難道睡著了?”相葉的自言自語連化妝師都無視不能的笑了出來。

 

“相葉君,哪有人能那麼快就睡著的吶。”

 

“有呀,”他揚起笑臉,“我家老爹一躺下就打呼嚕。”

 

松本潤聽得滿臉扭曲卻發作不能,身為男人的化妝師在頭頂發出尖細的爆笑聲讓他不寒而慄,為什麼做這行的有那麼多那邊的人呢?

 

但是相葉看起來絲毫不在意似的眉眼彎彎,配上這樣的笑顏又給這身打扮加了五分。

 

“那個……”在被拿來消遣一番後,松本終於吱聲了。

 

“相葉君不需要上妝嗎?”

 

“我來的比較早,剛才小島桑已經為我化好了,吶?”

 

“是喲是喲~相葉君又乖又有趣,不像松本桑一直板著臉坐在椅子上都不和人家說話呢!”

 

剛才有我插嘴的餘地嗎!

 

“不好意思小島桑,我有起床氣所以早晨很悶。”

 

“好啦原諒你了,記得請我吃飯喲!”末了還戳了下松本的臉,讓他努力繃住的笑容差點坍塌。

 

“啊,說到吃飯。”相葉靈光一閃的用小拳頭敲了下自己的手心。

 

松本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

 

“前輩,這下我們有很多時間哦。”

 

“是、是啊,檔期都差不多了嘛,呵呵……”這屋子里長耳朵的都應該能聽出來他的尷尬,但偏偏相葉像是視而不見還是真沒聽出來似的,依然樂此不疲的打聽松本的口味。

 

“看起來前輩會喜歡西餐呢。”

 

“你從哪聽的?”

 

相葉從嘴裡發出否定的聲音:“是我這樣以為的,大概是因為前輩長著一張濃顏吧。”

 

這好像確實是大多數人對他的印象。

 

“我基本上不挑食,只要是對身體有益的搭配。”

 

“啊,難怪前輩總能保持好身材。”相葉羨慕又嫉妒的以視線掃過松本手臂的曲線。

 

“相葉君的身材也不錯。”松本發誓自己只是客套一下。

 

“誒?”但他看起來似乎當了真,很開心的笑了。

 

“我總是想起來才吃東西,完全沒在意過膳食搭配,而且總半夜出去吃烤肉喝啤酒什麼的,看起來很不健康吧?”

 

松本光是聽著眉毛都忍不住要抖起來,克己如他是絕對不允許自己在九點以後進食的,更不用說是烤肉和啤酒這麼不健康的搭配,身為模特相葉雅紀是有多神經大條啊?

 

“但是啊,”令松本煩躁的尖細男聲又在頭頂響了起來,“相葉君意外的很瘦呢,身材也是滿分喲!”

 

說話不能好好說嗎非要加個wink是幾個意思啊大叔?

 

“小島桑太慣著我了,我可沒有前輩那樣結實的肌肉。”

 

“哈,那種東西無所謂的,相葉君像現在這樣就很棒。”化妝師捏著粉餅的手一揚帶出的一堆粉塵盡數落在松本的臉上,害他險些打了個噴嚏。

 

要不是這個化妝師名氣不小他得罪不起,松本真的很想揪著他的衣領糾正他說話的腔調。

 

為什麼相葉就這麼能忍耐這樣的人,與其說是忍耐不如說是完全討得了對方的歡心,松本簡直覺得不可思議。

 

一定是他那張臉比較對小島桑的口味,松本在心裡如此肯定著。

 

化好妝沒多久,他們就開始了第一場的拍攝。

 

那不算是太好演的鏡頭,但也不算太難。

 

松本需要穿著他的白大褂在一個周遭昏暗光纖卻很集中的地方解剖一具尸體。

 

他還以為自己看串了行。

 

好吧,既然接受了這個角色,就必須要接受這個角色會去做的一切,雖然他完全體會不到這樣做有什麼樂趣,但是他要演出來,要演出這個角色體會到的樂趣。

 

在他對著解剖床上一具道具尸體深呼吸做準備的同時,餘光瞥到了角落里嘴巴一直動個不停的相葉雅紀,作為一個書呆子似的助手他有大量的專業詞彙需要替不愛說話的自己為觀眾描述,有大段大段的長台詞需要講解,這可不是一個輕鬆的活,能看得出來此刻這個小青年緊張的要死。

 

松本潤不顯山不漏水的得意著,相葉雅紀要完蛋了,他的緊張會害死他,說不定導演會打算把他踢出劇組的。

 

他心裡正爽,一張嘴就被喊了停。

 

連下巴都沒來得及收回去,松本不解的看向了導演。

 

“松本桑,這裡請盡量表現的面無表情卻又異常興奮。”

 

你倒是先想個辦法讓我對著尸體興奮起來啊。

 

“はい。”雖然很不爽松本也沒有表現在臉上,他可不想被這個後輩小看,不過看起來相葉也沒心思去管他。

 

只是排演一下就能把他嚇成這樣,還真是可憐。

 

松本在心裡取笑道,卻又覺得他的認真讓自己很尷尬,明明有自信不出錯的老手因為掉以輕心而出了差池,在別人看來會覺得這個人太自大,他和相葉對比強烈的表現足以讓導演質疑他的專業性,這不得不讓他感到了些許壓力。

 

壓抑的第一場終於拍攝完畢,謝天謝地依靠自己的悟性和經驗在正式拍攝時沒有出現NG,松本也找回了許久不見的緊張感,這次的風格有些棘手,說不定他還真能利用這部劇做個跳台轉型成功,從一個模特到花樣俳優再到實力俳優的轉變。

 

後面緊接著一場是相葉雅紀的獨角戲,雖說是男二,鑒於他們這也沒有女一,所以相葉的戲份也是相當的多,台詞更是複雜的天花亂墜,同樣是面無表情的一類人,相比于松本內斂到有點自閉的角色表現,他的角色更像是一台喜怒哀樂全部用嘴巴表達的機器,用平板無波的調子陳述可怕的事實,想到這裡松本甚至不覺得相葉演不好,畢竟他曾經在自己面前毫不避諱的給了他個一針見血。

 

相葉上去試拍時在外頭晃蕩許久的生田斗真終於進來了,松本一眼就看到他手裡拎著的袋子,看那形狀裡面裝的應該是三明治和咖啡。

 

“你小子可算知道給我買點東西填肚子了。”正暗喜的松本剛伸出去手就被生田毫不留情的拍開了。

 

“先聲明,這不是我買的,你要是不想吃可以丟掉。”

 

“我怎麼可能浪費!”

 

“如果告訴你是相葉雅紀買的呢。”

 

“誒?!”松本扭過頭看了看站在佈景裡的相葉雅紀。

 

“他的經紀人,就是那個叫二宮和也的小個子,他轉交到我這的,說請務必送到松本桑手裡。”

 

松本潤納悶了。

 

“相葉雅紀怎麼會知道我不吃早飯?”

 

“拜託,你雜誌訪談做了那麼多年,誰不知道你有起床氣還有不愛吃早餐的臭毛病?”

 

“這麼說他看過我的雜誌?”

 

“你不說人都看你的寫真看到入迷了嗎,看本雜誌算什麼。”

 

“他這麼討好我,到底圖什麼?”松本潤有點蒙,論資歷和自己差不多藝齡的人圈內一抓一大把,哪個不能當個相葉的前輩,要說因為自己與他師出同們,他們事務所也有其他跳槽成功的模特成了俳優,松本潤並不覺得自己是個特例。

 

“理由很簡單,要麼他真心崇拜你,要麼他和我們想做的一樣。”

 

“一樣?我們想做什麼?”

 

這次生田沒說話,直接轉個身往後門走。

 

“誒問你話呢!”

 

“不好意思我不能跟你說話,咱倆八字不合說話犯沖上不了一個頻道再見。”

 

松本翻了個白眼,說你是流氓還把自己當神棍了?

 

“好吧我想你指的是那個捅刀計劃。”

 

“怎麼說的這麼難聽,忘了我起的代號麼?”

 

“代號?”

 

“黑鷹計劃0937:友情歲月。”

 

咋還有個小標題?

 

“0937是什麼意思?”

 

“隨口編的。”

 

“……”

 

“下一步是黑鷹計劃7539:信任與背叛。”

 

“居然還有!”

 

“最後是黑鷹計劃5409:剷除異己。”

 

“……你不去拍大片給我當經紀人可真屈才。”

 

“如果這是你要和我解約的理由,我接受。”

 

人一到了更年期就會如此的多愁善感,生田斗真簡直就像莎士比亞上了流氓身,其兼容性有待考證。

 

“那你說,我吃,還是不吃呢?”松本為難的小眼神來回瞟著生田和三明治,沒睡醒時確實是飽的,可一從凌波微步的狀態醒來,前胸貼後背的感覺就特別的強烈,連道具尸體都能讓他不由自主的聯想到牛排,情況十分糟糕。

 

“是這樣,我已經給你試過毒了,所以三明治你可以放心吃。”

 

松本潤的心一驚,掏出三明治一看,三角盒子里只剩下兩塊殘缺不全還沒了內容的麵包片。

 

“……謝謝你啊。”呵呵。

 

“不客氣,應該做的。”呵呵。

 

算了,好歹還有咖啊啊啊啊怎麼是個空罐啊臥槽!

 

“試毒,你懂的。”生田衝著罐子比划了一下。

 

“感覺你不喜歡這口味,怕你浪費索性喝了。”

 

“那個啊,關於解約的事情我們真可以考慮一下。”

 

“誒,導演叫你呢!”

 

“啊?有嗎?”一陣風吹起松本後腦勺優雅的毛,再一回頭生田已經不知去向。

 

你大爺嘞,怎麼沒見你給我跑業務時這麼快。

 

衝著那一盒殘渣歎口氣,松本潤無奈的拎著袋子將它們送往垃圾桶,正巧碰到在外面打電話的二宮和也。

 

“大哥我都說了多少遍您沒事就別老往這號上打電話了,這是我的工作號,就咱們現在扯淡的功夫說不定都有好幾個約片的打進來了。”

 

松本潤知道自己偷聽很不道德,但他又不能現在出聲打擾對方,他之所以賴著不走就是想為這頓自己沒吃上的早餐道個謝。

 

“是,我知道您忙所以記性不好,但是加個備註應該不會損耗您很多卡路里,如果會的話我建議您能多加幾個。”

 

這位二宮先生真是毒舌界的代表。

 

“這種問題你直接打給他本人不就好啦!”

 

連個結束語都沒有,二宮毫無征兆的掛了電話,狠狠踢了一腳腳下的路,松本潤尷尬的在後方看著他發神經一樣用力踢起一陣塵土,恨不得把腳下踢出個大窟窿,這讓他根本無法找準機會打招呼以示他什麼都沒聽到的清白。

 

“二宮桑……”松本試探的聲音果不其然嚇了對方一跳,二宮險些被自己踢出的坑絆了一跤。

 

“啊,松本桑。”但他還是很快恢復正常並對松本欠身。

 

“呃,介意我問一下二宮桑剛才在和誰通話嗎?”

 

“嗨,沒什麼,我們社長的兒子,松本桑以前簽在這時應該也認識。”

 

“你說那個一頓飯能吃三個漢堡順便喝一碗麵條的櫻井翔?”

 

“前面那串我不確定但是聽名字應該沒有錯。”

 

這次談話勾起了松本很不好的回憶。

 

那個他一直試圖忘記的,佈滿金色陽光的溫暖下午……

 

那是很普通的一天,他在街上和櫻井翔打了個照面,因為許久未見松本主動提出請他吃飯,兩人一同前往餐廳相談甚歡,直到櫻井翔吃完了兩份意麵一個苦杏酒蛋糕一盤魚子醬沙拉三個吉諾麵包以及兩人份的奶油燉菜後松本潤才終於樂不出來。

 

“我是來為這份早餐道謝的。”

 

“這是我們相葉君的一點心意,合您口味就好。”

 

我不知道你想不想知道這麼可愛的心意合的卻不是我的嘴,so sad……

 

“您心情不太好?”

 

“可能剛脫離角色有關。”松本連忙擺擺手,他可不想被別人知道自己有個這麼丟臉的經紀人。

 

“是不是相葉給您添了麻煩?”

 

“沒有沒有,你不用擔心。”

 

“松本桑,我們相葉君在這行還算個新人,不周之處還請多包涵。”二宮居然鄭重其事的鞠躬讓松本嚇了一跳。

 

“別別別,你也太嚴肅了?”

 

“當然,您是他的偶像,我不希望怠慢到您。”

 

“這說的有點嚴重了吧……”被說成是偶像也太尷尬了,他可是想著要使絆的人呢。

 

“一點也不,畢竟他入行的契機就是因為您。”

 

“我?”松本不顧形象的瞪大了眼睛,他還一直以為相葉是被星探看中的呢。

 

“是的,我以為這件事已經人盡皆知了。”相葉雅紀三不五時的就在雜誌採訪里透露自己是松本潤的大飯,就連他們社長都知道的事,松本潤本人居然不知道?

 

“這怎麼可能?他一直都沒跟我提過!”平時與他接觸的相葉幾乎都是面帶完美的笑容一副從容不迫的貴公子形象,完全不可能是個迷弟!

 

“不信的話您去問問他本人就知道了。”

 

得了吧,要去問本人這種事萬一被否認就糗大了。

 

“很意外,我以為他這麼優秀是不屑于向我學習的。”

 

“松本桑是有點嘲諷的意思吧。”二宮翹起了他的卡通嘴毫不避諱的笑了,這個業界第一毒舌經紀人吐槽也是很犀利啊。

 

“怎麼會呢,有這樣的後輩是值得高興的事。”然而作為娛樂圈的常駐民松本潤早就精通了撒謊技能。

 

“其實我還蠻高興他會將您作為崇拜的對象,我們這些做經紀人的總有家長情結,把手裡頭的藝人看成自己的孩子,希望他有一個好的學習榜樣,有朝一日能有所建樹。”

 

這一番話讓松本不得不承認,即使生田斗真再流氓,作為一個經紀人他還是非常盡責的,回想起當年白手起家的狀態,生田像個家長一樣一步步將他帶到越來越寬廣的領空,讓他找到了適合自己發光發熱的舞台,他們也一直像家人一樣隨意的相處著,彼此之間充滿默契。

 

“那個,失陪一下。”二宮跟他打了個招呼就往回去的方向走,松本一扭頭發現了剛結束拍攝的相葉雅紀站在不遠處,撅著嘴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估計是挨導演罵了吧。

 

和二宮談話的間隙,相葉的眼睛總是時不時的掃過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二宮用他當了正面教材呲噠相葉,讓他看自己的眼神都變得有點妒忌。

 

中午吃飯的時候松本特意坐到導演旁邊跟他聊了聊自己的看法,順便打聽一下他對相葉的態度。

 

“聽說相葉君很崇拜你哦。”

 

為什麼連導演都知道,難道真的只有自己不知道嗎?

 

“他就是有些緊張,除去這點都表現的不錯,有點壓力是好事,但我不希望他壓力太大了。”

 

“嘛,這部劇是他第一個無法靠臉完成的戲,估計是怕自己沒經驗拖累大家。”

 

“那松潤你就得好好給他做做思想工作,別讓他心理負擔太重了。”

 

“為什麼是我?你去才比較有說服力!”

 

“我去說他就會多想了,覺得我是婉轉的批評他,你真是不懂人心啊。”

 

松本無語的看著自己熟識的導演先生,怎麼感覺一夜之間相葉雅紀就成為了大家的關愛對象,雖然他的角色看起來是文文弱弱的,宅男嘛肯定不會有太好的體質,但是這些專業人事怎麼會被相葉雅紀的外表所騙呢?難道他們看不出來這人八面玲瓏壓根不需要什麼多餘的思想工作啊?

 

這麼一天拍攝下來松本簡直要累垮了,不是身體,而是心累。

 

內心戲太多也不好啊,雖說不用怎麼背台詞。

 

好在今天工作結束的早,他終於可以去自己心心念念的桑拿房好好接受蒸汽的熏陶了。

 

“好巧。”

 

已經光著膀子一腳跨進桑拿房的松本嚇得差點縮回去。

 

“你不進來嗎?”相葉雅紀疑惑的看向堵在門口的松本潤。

 

可惡現在已經不可能裝沒看見逃走了!

 

“相、相葉君……你怎麼在這?”他尷尬的走進來坐在相葉旁邊。

 

“我在這的原因和你一樣吧?”相葉好笑的看著他,松本自己也知道這個問題相當逗逼。

 

“今天一整天都在忙碌呢,都沒怎麼和前輩說上話。”相葉看起來頗為遺憾。

 

沒說上話挺好的,松本完全不知道該和他聊什麼。

 

“啊對了,聽ニノ說你喜歡那個三明治呢!”

 

“是的,還沒來得及向你道謝。”

 

“那個是我自己做的哦!”相葉亮亮的眼睛又笑成了一對新月。

 

“誒?”

 

“我特意早起去買來全部新鮮的食材,你喜歡?”

 

“那還真是辛苦你了……”啊啊那味道一定很好吃!該死的生田斗真!

 

“以後前輩的早餐都交給我吧。”

 

“不不不,這也太添麻煩了!”松本潤可不希望欠這麼大份人情啊,況且讓後輩給自己帶早餐還是親自做的,被媒體知道了又該亂寫些什麼松本潤擺架子亂使喚後輩了。

 

“不麻煩的,就只是多做一份而已,本來我也要自己吃的。”

 

“還是不必了,我這麼多年來都已經習慣不吃早餐。”自己是不是在這待了一個小時啊,怎麼這麼煎熬……

 

“那就是前輩不喜歡……”聽著旁邊的音調越來越不歡脫,松本知道自己又傷人心了,怎麼一和相葉待在一塊他就像導演說的不懂人心情商為負啊?

 

“不是這樣啊相葉君,你別誤會!”總不能告訴他自己不希望和後輩拉近關係怕他們麻煩自己吧?

 

“那為什麼……”

 

“就是……怕影響你的睡眠,本來拍戲就要早起。”

 

“我習慣早起,所以沒關係的。”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自己哪有不接受的餘地,他只好答應了。

 

“真沒想到,前輩這麼關心我。”

 

松本覺得自己一定是蒸昏頭了,要不他怎麼能覺得相葉是在害羞呢。



 


 


 


 

TBC

 


 


 

==========================

 

看起來俺最近好像很勤快其實這些文都是在我一篇文沒發被處處聲討遊街示眾的日子裡碼的(x

 

所以其實俺開工的方式是所有平行世界一同運轉(xx

 

這樣做的結果就是某一天我突然產了,然後失蹤了,然後又產了,又失蹤了,又......咳咳,大家晚安哈~(。

 
评论(10)
热度(82)
© Slum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