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存放地
霹雳子博@one page book
欧美圈子博@吃与被吃

[潤雅]氷の花⑭






“砰——”

 

情急之下相葉將松本摁在桌上,酒杯被碰翻在地發出巨大的碎裂聲,當所有人的目光都膠著在他們身上時,松本竟然抖著肩膀笑出了聲。

 

裡面沒有子彈,奪下槍的那一刻相葉就因為重量起了疑心。

 

被耍了,這是第一個閃過腦內的想法。

 

為了確認,他將彈匣彈出來,果然空空如也。

 

還未從松本命懸一線的情緒中徹底抽離,相葉把槍扔在桌上,跌跌撞撞的坐回高腳椅中。

 

周圍的人很快發現這只是一場鬧劇,便都收回了各自的注意力。

 

吧檯裡的調酒師為松本推上了一杯新的作品,深褐色的液體在光照下翻湧著奇妙的紅,完全看不出來是什麼的混合。

 

“本店的招牌。”松本在一旁解釋道,給調酒師使了個眼色讓他離開了兩人的視線。

 

“我跟他打賭你會阻止我,這是戰利品。”他得意的將酒杯推至相葉面前,相葉完全沒有理會他的邀請,作為被戲弄的一方他的心情簡直糟糕到了極點。

 

“我說了,不會放棄任何一個緩和的機會,剛才的求證是一種很好的鼓勵。”現在他已經知道了相葉並不是那麼想讓他死,他們果然還是有所緩和了。

 

“你想要我做什麼……”相葉撐著額頭,深深的歎了口氣。

 

“只是陪我喝喝酒。”見他不打算動這杯特製酒,松本準備拿起來小酌一口。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麼!”相葉猛的壓下他的杯口,杯子險些碎在手中。

 

松本幾乎是震驚著抬起頭,那雙死死盯著他的眼睛從沒像現在這樣寫滿了一個人的委屈。

 

“你曾不擇手段的試圖讓我憎恨你,現在卻又不希望我那麼恨你,你到底想從我這得到些什麼?”他真的快要被松本潤逼瘋了,真的已經沒有精力再忍耐他對自己的喜怒無常。

 

或許他更寧願這個人一直蔑視他,侮辱他,而不是在他感覺到一絲希望後又被用力的踐踏和傷害。

 

相葉雅紀終是對他露出了獠牙,只可惜在他眼前的是一頭受了傷的野獸,面對著佈下陷阱將他射傷卻又悉心照顧他的獵人無能為力的悲鳴著。

 

相葉奪過那杯酒,仰頭一飲而盡。

 

令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的身體又出現了不規律的震顫,相葉盯著自己的手試圖控制住他的身體,但無論他怎麼努力,頭重腳輕的感覺都越來越強烈,腦海中充斥著惱人的雜音和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

 

“不要……”一段段令他拒絕的回憶在腦內不間斷的魚貫而出,相葉用力抱緊疼的好像隨時會裂開的頭,他不想看到那些回閃的瘋狂畫面,不想看到隊友被砍掉的腦袋一次次滾落到自己腳邊,不想看到渾身浴血的自己站在殘破腐爛的死人堆里,不想看到家人被大火無情的吞噬。

 

每一次的他都是這樣無能為力,在觸手可及的範圍內重複著相似的悲劇。

 

他痛苦的用力呼吸著,卻無論如何都覺得快要窒息。

 

松本掰開他幾乎要擠爆自己腦袋的手,相葉的情緒已經混亂的不可思議,像是完全脫離了意識,連眼淚都未能加以控制直直的墜落下來。

 

“相葉,相葉!”松本抓著他的肩膀搖晃了幾下,絲毫未見起色。

 

相葉的口中一直絕望的重複著什麼,知曉他一切底細的松本知道那一定是和家人有關的片段。

 

“該死,誰讓你一口氣喝下去……”松本攔著相葉不斷下沉的腰防止他從椅子上跌下去,他可以趁著脫衣舞開始時的嘈雜環境帶他離開這裡,那些人的眼睛正黏在舞女的臀部和乳房上,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們。

 

可當他試圖拉起相葉時,那個人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像是抓著水上的浮木不想沉下去。

 

“救救我……”那雙眼睛黑洞洞的仿佛沒有了靈魂,松本卻仍能從那其中捕捉到自己的影子。

 

他的潛意識在注視著自己,甚至向他求救。

 

“救救我……”這不是現在的相葉雅紀,而是在大火中喪失了親人的那個孩子。

 

淚水劃過灰燼斑駁的稚嫩臉頰,留下兩道渾濁的淚痕。

 

松本捧起他的臉,擦拭掉早已變得冰涼的眼淚。

 

 

 

 

 

 

*  *  *  *  *   * *  *  *  *

 

 

 

 

 

 

做愛完全不需要任何理由,而相葉一心只想要尋求安慰,所以松本將他帶回了自己的房間。

 

和前兩次被強迫的感覺不一樣,相葉第一次體會到這個強勢的男人柔情的一面。

 

淚腺的閥門像壞掉了似的讓他一直哭個不停,被親吻時會哭,被進入時也會哭,就連高潮也無法阻擋淚水潰堤的迸出。

 

把這一切都歸咎給那杯酒是不公平的,因為他清楚的記得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只有這一天,迫切的需要宣洩,十年來一直隱忍著的痛苦終於爆發,他一直無法像現在這樣坦誠的哭上一次,真正的為自己難過一次。

 

這樣放肆的結果就是醒來後的每一個動作都帶著劇烈的酸痛。

 

相葉記不起來做了多少次,誰會在那種時候煞風景的數著次數。

 

屋裡很暗,看不出是早晨還是下午,地上散亂著昨天脫下的衣物,他的和松本潤的,混在一起分辨不清。

 

相葉嘗試著去克服身體的不適,好不容易支撐起來又重重的跌落回床上。

 

這樣重複了幾次後松本潤睡的再死也被震醒了。

 

“你就不能消停會?”

 

他懶洋洋的注視著相葉的背影,欣賞著那一片裸露的區域印著自己的赫赫戰功。

 

相葉很倔,一點也不聽勸,松本只好親自將他壓回床上。

 

他正打算開口教育一下相葉不禮貌的行為,門口傳來的一陣敲門聲嚇了相葉一跳。

 

“應該是送衣服來了,尷尬的話就轉過來面對我。”

 

相葉不情不願的翻了個身貼在松本胸前,得到允許後的士兵進來放下衣服,努力從相葉暴露在外的背部移開自己的視線,面紅耳赤的離開了房間。

 

“這次可不怨我,”他饒有興趣的撥弄著相葉柔軟的頭髮,“是你自己主動的。”

 

“我知道。”相葉的聲音嘶啞的厲害。

 

“這件事除了我們兩個就只有剛才那傢伙知道,如果你不想的話,要不要……”松本意有所指的比劃了一下。

 

“我不想為自己的過錯濫殺無辜。”

 

“你不怕他說些什麼?”

 

“還有什麼好怕,又不是沒被議論過。”

 

松本笑了笑便不再說話,他想要享受一下難得不被起床氣折磨的早晨,或者說,享受一下身邊有另一個溫度的早晨。

 

這個人,擁有讓他安心的能力,可惜自己是他不安的來源。

 

“再做一次吧。”在得到同之前他就已經控制不住的吻著相葉的頸側。

 

“為什麼?”

 

“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讓相葉雅紀在他面前露出破綻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難得的,相葉居然對他笑了。

 

“享樂主義。”

 

 

 

 

 

 

*  *  *  *  *   * *  *  *  *

 

 

 

 

 

 

下午的時候松本接到了來自於櫻井請求支援的密報,看起來有些著急。

 

“居然找我要支援?”松本潤說不上是嘲弄還是得意,櫻井翔這個保守作風派竟然會有沒算計好的時候。

 

但緊接著的又一封密報便讓他皺起眉頭,情況比他想象的糟的多。

 

因為情報有誤而誤中敵人陷阱,櫻井翔親率的兩支軍隊已經被打的七零八落。

 

他和自己不同,櫻井翔的情報機構並不是獨立的,實際上連他的軍隊也受制于伊藤要員,一個老奸巨猾的政客,如果他提供的情報都能錯的如此離譜,松本有必要懷疑一下他對櫻井翔的用心。

 

連自己的學生都不肯放過,這幫人真是越來越心狠手辣。

 

松本潤即刻調了相葉的軍隊準備支援。

 

“我也要去。”出發前相葉攔在了松本面前。

 

“你行嗎?”

 

“我最清楚西邊的戰況,你說我行不行?”

 

“我說你的身體!”

 

相葉的臉上泛起不易察覺的紅,隨後又固執的板起臉。

 

“支援櫻井先生比什麼都重要。”

 

“上車。”





TBC

 
评论(29)
热度(52)
  1. aibama35Slumber 转载了此文字
    氷在開始融,慢慢回暖.
© Slumb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