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元存放地
霹雳子博@one page book
欧美圈子博@吃与被吃

[潤雅]Peccato




 

 

 


 

*Peccato:意大利语【罪】

 


 

镇上新来了一位蛋糕师,手法精湛技术巧妙,人也长得帅,在他的店门前常常看见放了学的高中女生挤在不大的店面里一个接一个排着队,一直排到门外住宅的对面,周围的邻居或者几个街区的人也都愿意来这里买他的蛋糕,蛋糕的味道有着让人无法形容的美妙,那个人长长的睫毛在日光下微微颤动笑容可掬的样子让很多人难忘。

 

他叫相叶雅纪,工作时不会穿工作服,而是随意的穿着便装。

 

人们总是看到他一个人。说他没什么朋友,但人这么好,似乎不大可能,所以这成了一个谜。

 

他总是在上班的时候摆几个椅子在店门外,好让等候的人能坐下来休息。下班时人们总能看到他抱着一只小猫,只对他温顺的小猫,关上店门,在夕阳下沿着不是很宽的街回家。

 

大家对这个美丽而又陌生的人非常热情,不过始终没人知道他的身世。

 

 

“相叶先生您好,”临下班时,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笑着走了进来打了声招呼,“和往常一样。”他坐在店里离相叶最近的一个椅子上。

 

“三块蓝莓奶酪蛋糕和一块黑森林樱桃奶油蛋糕?”他看着男孩重复了一遍。

 

“是,您的记性真好。”

 

“那是因为你总来啊。”男孩是他的常客之一,就关系来说,应该是所有客人中和相叶最熟的了,他有时会过来店里给相叶帮忙,为了蹭一小块提拉米苏。

 

“今天生意还是很好呢。”男孩看着容器里所剩不多的材料感叹道。

 

“嗯,要麻烦你去帮我买材料了。”

 

“放心!包在我身上!”

 

“奖励是——”

 

“杏仁蛋糕~”

 

“你算是把我店里的作品全都尝过一遍了。”

 

“嘛,应该说是全世界的,相叶先生的蛋糕是世界级的啊。”

 

“哪有那么夸张……”他微微一笑。

 

“真的!相叶先生做的蛋糕真是无可挑剔了,什么时候可以教我呢?”好像是为了表示自己的诚心似的,男孩站起身来急切的挤到柜台前。

 

“你想学吗?”

 

“想啊!等我国中毕业了就开一家蛋糕店!”

 

“那你还是再等等吧,你老爸不是让你安心读高中么。”

 

“那个算了吧……”他挥挥手很不屑,“我成绩很差。”

 

“喂,你爸会哭的哦。”相叶苦笑。

 

“说真的相叶先生,”男孩凑过来一脸的神秘,“你有没有女朋友?”

 

“我记得你问了很多遍了吧。”相叶不看他,只是继续手上的工作。

 

“因为你每次都不说实话啊。”

 

“没有就是没有,这不算吗?”

 

“我不信……”他又坐回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跑调的吹着不知道哪首流行歌曲。

 

“是真的。”

 

“相叶先生这么好的人都没有女朋友的话,这个世界上的男人还怎么活?”

 

“我真的有那么优秀?”

 

“之前排队的女孩子都说想嫁给你呢。”

 

“她们会后悔。”快落下山的阳光打在相叶的下颚上,泛着点点光圈,他的脸上略带笑容,只是眼里并没有笑意。

 

“相叶先生的技艺是谁教的?”小孩子的好奇总是一个接一个让他应接不暇,如果是别人,相叶可能会敷衍敷衍,不过到了男孩这里他却不愿意敷衍。

 

“男朋友哦。”

 

“咦?”不用抬头也知道男孩的表情有多惊讶,但他还是抬起头,露出一个好看的笑。

 

“被惊到了吧。”有点得逞的样子在男孩眼里看起来有些调皮,他想也许这就是真实的相叶先生,外表成熟内里不过是个孩子。

 

“……原来是男的吗?”

 

“嗯。”他抿起嘴唇点点头。

 

“那他为什么不来帮你呢?看你每天都很忙,难道分手了吗?”

 

“他死了。”空气里只有沉默,男孩连“咦”都喊不出来。他想他是触到相叶先生的雷点了,连忙想着怎样转移话题。似乎是看出了男孩的想法,相叶笑的坦然,说没关系反正都过了好久了。

 

后来相叶和他讲了好多好多,好像比他平时和自己讲的所有话还要多,都是关于那个人的。

 

他叫松本润,是一个蛋糕师,他们在国中就认识了。

 

相叶以前并不喜欢蛋糕,包括甜点,但是这个人却总在他身边借着各种理由让他尝尝自己的作品。松本家开了好几代蛋糕店,父亲希望他能子承父业,松本也很是乐意,虽然他更爱足球。

 

相叶觉得很可悲,父亲的愿望强加在孩子身上。

 

不知道是可怜还是怎么样,他便开始成为一位只会挑刺的品尝家而存在,因此使得松本润的技艺突飞猛进,好到后来他几乎挑不出什么毛病了时,松本润问他能不能交往,那时已经是高中毕业的时候。

 

相叶拒绝了。

 

如果我赢了那个世界级的比赛,你会不会答应?

 

相叶没有说话,松本把这当做默认。

 

大概是天赋所赐,没多久他就实现了承诺,于是相叶算是被迁就着答应了交往。

 

当松本把那份生日蛋糕摆在他的面前时他有种想流泪的冲动,最顶级的蛋糕师为自己做的蛋糕,口感美味至极并不是因为那精湛的技艺,只是因为那其中包含一种很脆弱的辅料,那是一种感情。

 

但是他吃到嘴中的尽是满满的苦涩,他知道松本的时间不多了。

 

松本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相叶没有打算告诉他,他觉得就这么让他开心的去见上帝了也没什么不好。

 

别人说他真冷漠,一直到松本死了都没有流过泪。

 

因为他喜欢自己的笑,所以不论如何他都不会在他的面前哭。

 

从此以后相叶几乎避免和别人谈到松本润。这使得男孩有幸成了第一个倾听者。

 

“相、相叶先生……呜、对、对不起……我失态了……”男孩哽咽着抹着脸上挂满的水珠,相叶看着他,眼角温润的微笑,递过来一打纸巾。

 

“有什么好哭的,他很快乐,至少我知道。”

 

“可、可是他……死了……相叶先生真的都不会难过嘛?!”相叶只是摇摇头,永远保持着嘴角那抹微笑,即使他的眼中没有丝毫笑意。

 

“我觉得是相叶先生在压抑自己,哭出来有什么不好?”男孩总算止住了哽咽,抹干净了眼泪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相叶。他看着这样的孩子竟笑出了声。

 

“哪里……好笑了?”

 

“你果然只有15岁而已,还是一个孩子的思维。”

 

“相叶先生也算不上真正的大人啊!”

 

“至少比起你是大人啊。”他摸摸男孩的头,将蛋糕放在他面前。

 

“这么快?!”男孩惊叹道。

 

“其实早就为你准备好了,刚刚做的是另外准备送给你的。”

 

“咦?送给我?我今天没有来打工啊?”

 

“我要走了,这是离别礼哦。”

 

“走?相叶先生你要去哪里?”男孩着急的站起身。

 

“不知道,走到哪里算哪里。”

 

男孩现在才知道,这个人身上到底有多少的迷,迷里又套着迷,迷里又包裹着迷,一层套一层,一层围住一层,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样子,又或许早已面目全非。

 

“你这样是为了什么呢……”他在椅子上坐好,心不在焉的吃着曾经最美味的蛋糕。他是真的舍不得相叶先生。

 

“为了实现他的梦想。”

 

“什么?”

 

“让人们从他的蛋糕中得到幸福,虽然他并没有从自己的蛋糕中得到幸福,所以我要替他完成。”

 

“相叶先生……”他曾经以为爸爸妈妈的爱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爱,因为他们相爱,结婚,生下了他和妹妹,但是他没想过,这世界上却有建立在悲伤之上的爱。

 

“你恐怕再也不会笑了吧。”他看得一清二楚,那个人的眸子从未有过一丝笑意,从未。

 

相叶雅纪愣住了,继而扯开一个难看的虚伪的笑容。

 

“你真是个……不简单的孩子。”他的笑容、身影渐渐模糊在男孩的视野中,男孩感到身体软了下来,脑袋昏昏沉沉,仿佛就要这样坠入沉眠。

 

 

 

 

*****

 

 

 

 

“我回来了。”黑暗的屋子里没有一丝光线,空荡的房间里只回响着他一个人的声音,仿佛自言自语般,寂寞,空虚。

 

他不甚在意,在黑暗中用钥匙锁紧大门,坐到沙发上。

 

“今天他又来了哦,陪我聊了很久。”然而回应他的始终只是自己的声音。

 

“我把那事讲给他听了,那孩子居然感动到流出眼泪来。”话语里带着笑,听不出是耻笑还是苦笑。

 

“临走之前,我送了他一块蓝莓蛋糕,他似乎很喜欢那个口味。”

 

“我还是动手了。”手中的动作全部停止,相叶捂住脸,挣扎而又痛苦的闭紧了眼。

 

另一只手覆了上来,带着比他略高的体温覆在他的手上。

 

“这是我们的工作。”温柔的男声在耳边传来,相叶不用睁眼也知道那个人正用着怎样心疼的目光看着他。

 

“我没有让他流血……我不想让他疼……”

 

“用禁药的事我不会告诉leader的。”

 

“他还只有15岁……”

 

“这是命运。”

 

“只有15岁……”

 

“应该自责的不是你,雅纪。”

 

那么,该自责的人是谁呢?

 

“应该是,那孩子的父亲。”

 

 

 

 

 

 

 

 

 

 

父亲是委托人。

 

他们的工作是将委托人委托的目标刺杀,作为报酬委托人会出高价,而这一切将作为双方的共同秘密,一旦委托人有泄密给警方的迹象即会被铲除。

 

职业暗杀者,这便是他们的工作。在暗杀之前为这一个目标谨慎的做铺垫,以防留下任何可查证的蛛丝马迹,所以才会有蛋糕店,才会有蛋糕师,才会有一段编造的故事。

 

“谢谢你们的帮忙,钱已经汇到指定的账户去了。”有些苍老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坐在咖啡店里的椅子上,相叶坐在对面的椅子上没有说话,表情不是很好。

 

“能告诉我们为什么杀自己的孩子吗?”松本坐在相叶旁边,温文尔雅的笑容丝毫看不出破绽,或许是为了掩饰一些好奇。

 

“那孩子是私生子。”男人重重的叹口气。

 

“他的生母拿他威胁我,如果不给她赔偿就要让我的妻子知道这件事,事实上妻子一直以为是我结婚之前收养的孩子。”

 

“那也不用杀掉他呢先生。”

 

“唉,如果我的妻子离开我,我铁定生活不下去的。”

 

相叶别过头似乎不是很想听,松本看着他不语,表情里拜托他好歹装得同情些。

 

“我其实没什么钱,是娶了这个妻子以后才有钱的,她是财团的大小姐,我离不开她。”相叶瞥了他一眼,眼中满是厌恶。他知道这个男人是为了钱而和妻子在一起,同样是为了钱选择杀了自己的孩子和那孩子的生母。

 

松本润记得杀掉那个女人的时候费了很大劲,本以为一枪就会毙命,没想到她浑身沾满血在地上爬着,抓住他的裤脚,疯了一样的吼着,是不是那个混蛋让你们来的。

 

“我想,你已经把全部的秘密告诉我们了。”

 

“是,感谢你们替我保密。那告辞了。”

 

“那么,再见,或许是再也不见。”

 

“什么意——”被子弹射穿的面孔还带着未消去的震惊,尸体倒在地上,周围一片腥红。

 

相叶皱皱眉,喝进去的咖啡又吐了出来。

 

“不喜欢吗?”松本润搂住他。

 

“沾血了,不好喝。”

 

“下次会让翔君小心点的。”吻去相叶嘴角的咖啡,正想进一步的时候被相叶推开了。

 

“回去了……”

 

“啊,等一下。”

 

“怎么?”

 

“交任务~”松本放开相叶,快步跑到柜台前。

 

柜台前站着一个小个子的服务生,低着头专注的玩游戏,一头黑色短发看起来很干练。

 

“把钱直接划在樱井翔的账户里。”松本对着二宫指了指刚从操作间走出来的人。

 

“任务对象。”二宫抬起头,一双眼盯着松本润一脸的不耐烦。

 

“父亲。”

 

“委托人。”

 

“他的妻子。”

 

“哼,真是奇怪的一家子。”

 

“啊对了,”一旁擦枪的樱井把脑袋凑过来,“听说妹妹是妻子和别人生的哦,好像是和一个有钱人呐!”

 

“不说这个话题了,”见相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松本赶忙圆场,“晚上一起吃一顿吧,这几天都为工作忙了,leader来吗?”

 

“哦,大野先生去准备下次任务了,我可以打电话叫他。”

 

“那麻烦你了翔君。”

 

 

 

所以才会有咖啡屋,才会有咖啡屋里的服务生,才会有一具沾血的尸体。

 

他们并不是不被神原谅的人,他们为陌生人做这一切,有罪的不是他们,是那些陌生人。

 

 

 

 

END

 

 

 

然而这样的事,将永远不会有END的一天。

 

 


==================

 

※此篇為自己改自己的文_(:з」∠)_,今天翻出來看看覺得也蠻合適騷氣組所以試著改了一下,不止改名字也把我以前某些啰嗦又語言不通(。)的句式給改了改還有些亂七八糟的細節也......

 

以上です!感謝觀看^~^!!

 


 


 
评论(38)
热度(63)
© Slumber | Powered by LOFTER